利率下行寿险公司价值或下降 另类海外股权投资持续走热

发布者:兆富资本 浏览次数:1146

  “未来,另类投资将由债权投资模式转为股权投资模式,由看重主体信用转为看重以专业资产管理能力为基础的资产信用,由注重规模转为注重质量效益。”

  一边是低利率和项目稀缺的“冷若冰霜”,另一边是高保费和资金充裕的满腔热忱,保险业正在上演着一场“冰与火之歌”。

  “在利率下降的前三四年,保费会有所增长,但低利率下资金承压,而低利率叠加资产荒则恶化投资形势,因此应对低利率需要负债和资产端共同努力。”日前,泰康人寿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投资官、泰康资产首席执行官段国圣如上表示。

  他认为,应该逐步改变盈利过度依赖利差的模式。负债端,可以通过加快产品创新、调整业务结构、降低预定利率来增强抵御利率风险的能力;资产端,需要优化资产配置、扩宽投资渠道、缩小久期缺口、提升投资收益率来应对利率下行的压力。

  谈及具体投资策略,段国圣建议,保险公司应以固定收益类资产为主,信用债和非标产品的信用风险均不容忽视,应以严控风险为首要任务。此外,保险公司应配置超长期债券,拉长资产久期,战略投资具有稳定收益的上市公司,增加另类投资比例,增加境外资产配置,重点关注金融债、优先股、资产支持证券和夹层基金等。

  调整负债结构、降低预定利率

  利率下行是保险公司投资时无法回避的难题。

  段国圣表示,“长期利率下降的时候,保费增长也会向下移,但相关性较弱,并且在利率下降初期的三至四年,保费通常处于增长阶段。支撑保费快速上涨的原因包括,居民财富持续增长、保障认知度不断提高、保险产品相对银行存款、银行理财产品在增长,代理人准入渠道放开导致代理人数量高速增长、老龄化、二胎对寿险、健康险的需求增加等。”

  但如此,利差损和流动性风险会随之显现,最终使得寿险公司价值下降。由于保险资金目前负债久期长于资产久期,低利率的结果将导致投资收益率降低,保险资金投资运用收益率可能会低于有效保险合同的平均预定利率,并且可能无法及时获得充足资金或无法以合理成本及时获得充足资金以应对资产增长或支付到期债务的风险。

  因此,段国圣建议,保险公司尤其是寿险公司首先应该调整资产负债结构,降低预定利率。“一方面优化业务结构,降低资金成本,加强产品创新;另一方面配置超长期债券,拉长资产久期,战略投资具有稳定收益的上市公司,增加另类投资比例,增加境外资产配置。与此同时,提升承保盈利能力,建立‘死差’(由保险公司预定死亡率与实际死亡率的差异造成)、‘费差’(保险公司从当期保费中提取的营业费用和当期的营业支出的差值)和‘利差’(保险公司资金运用收益和资金成本的差值)这‘三差’的平衡利润模式,改变盈利过度依赖‘利差’的模式。”

  其次,要防范债券信用风险和头脑过热现象。泰康资产固定收益投资中心负责人、董事总经理苏振华认为,“债市年内利率风险整体可控,震荡中寻找布局机会。从历史债市来看,传统利率周期规律是一年牛、一年平、一年熊,而2014、2015年连续两年债券牛市打破传统利率周期运行规律,因此对债券总体维持低利率、高波动判断。”

  而对于备受关注的权益市场,“2016年,没有系统性估值提升行情,在权益投资中应当抓结构,主线就稳和快,不能简单抱团取暖,应该适当轮动。”泰康资产权益投资部负责人兼研究部负责人、董事总经理颜运鹏坦言。

  基于上述判断,段国圣表示,“可以重点关注金融债、优先股、资产支持证券和夹层基金。”

  传统债权融资产品生存空间收窄

  在低利率和资产荒下,另类和海外投资呼声甚高。

  “保险公司应该提高另类投资的比例,选择拥有稳定现金流、稳定分红,回报不一定高,但风险相对小的产业,这符合保险资金长期、稳定的特性。”段国圣表示,“在经济下滑时期,一些企业可能陷入经营困境,但只要有资金搭一把手就能渡过难关,如果企业资产质量好、产业发展稳定,保险公司应该与优秀的产业资本结合。”

  不过,正如一枚硬币的两面。“自2006年以来,保险业所进行的保险资产债权投资计划、‘名股实债’ 股权投资计划属于高信用等级私募债类业务,这些业务在此前加杠杆的周期中,适应了投资人、融资主体和经济发展的需求,获得了迅速的发展和壮大,也奠定了另类投资在保险资产配置中的重要地位,而在当前的去杠杆周期、风险逐渐暴露、高信用企业收紧债务融资、同业竞争加剧的背景下,传统的债权融资产品生存空间收窄。”泰康资产副总经理兼基础设施及不动产投资中心董事总经理李振蓬坦言。

  因此,李振蓬预测,“未来,另类投资将由债权投资模式转为股权投资模式,由看重主体信用转为看重以专业资产管理能力为基础的资产信用,由注重规模转为注重质量效益。”

  此外,在段国圣眼中,海外投资也是保险资产配置的重要方向。“选择范围越大,优秀率越高。比如,全国社保基金的投资收益率高于企业年金,主要受益于非上市股权和海外投资,但企业年金不能进行海外投资,所以相对吃亏。人民币趋势性升值是大概率事件,如果在人民币升值时期进行海外投资,掉期可能会对冲投资回报,但现在还可以赚取一部分外币资产升值的利润。当然,海外投资并非全无风险,主张与优秀的机构投资者合作。”

  目前,泰康资产海外投资项目的累计金额已经超过30亿元,包括英国伦敦金融城商业写字楼、纽约核心区域多家酒店、全球知名私募股权投资基金LP投资、芝加哥商务区地标商业写字楼、纽约曼哈顿Soho区高端住宅等。

  对上市公司进行战略投资

  从保险资产配置的趋势和共识来看,不仅是另类和海外投资,股权投资也是重要的方向。“但在L型经济时代,由于实体经济回报趋于下行、股权投资市场监管愈加严格、一二级市场价格套利空间萎缩,因此股权投资管理的难度提升。”泰康资产股权投资中心董事总经理谭祖愈如是认为。

  谭祖愈分析了保险公司在股权投资中面临的一些问题:“包括可投行业范围相对较小、为保证保险资金安全难以投资早期项目、难以利用第三方的资金、流程通常较为复杂、缺少市场化的激励机制、人员配置不够专业化等。”

  对此,谭祖愈认为解决的方法在于,“一是在于持续稳步提升股权投资组合规模,深耕重点行业,二是稳妥坚定地进行海外配置。”他将泰康资产的股权投资策略概括为“价值投资+生态构建+组合管理,即基本面遵从价值投资,围绕自己的核心业务资源,搭建投资生态系统,围绕泰康的业务条线延伸出大健康生态系统,以保险的业务性质促成大消费生态系统,通过结构化设计管控风险,进行海外特殊资产组合投资。”

  在股权投资中,段国圣强调对上市公司的战略投资。“对上市公司进行战略投资,一是可能获取董事会席位,拥有权益法保障,二是在市场环境不佳时期,报表不至于太难看,使得投资管理可以渡过难关。不过,对上市公司的战略投资不必急于一时,如果宏观经济还会遇到一些困难,往后买到的标的更好、更便宜。对上市公司进行战略投资首选盈利稳定、低市盈率、高分红率的公司,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非上市公司需要看透其未来五至十年的稳定现金流和分红能力。”